2399棋牌手机版:强欲魔女第三十六章复活强欲魔女

发布日期:12-02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不讓你當我的人吧,這樣我也有理由復活你。」君子夜調倜了一下強欲魔女。

君子夜通過血液中強欲魔女艾奇多娜的氣息找到了她的靈魂,現在正與她談判。君子夜在一次意外中發現這個世界中的契約對自己無效,也就是說自己與對方簽訂契約時,即使君子夜不按照契約中的條約做,契約也奈何不了他,而另一個與君子夜簽訂的人,卻要承受契約的限制。畢竟君子夜的靈魂不是這個世界的,所以也不怕。

而且,君子夜通過抽獎還得到了一個人物契約捲軸,這只是單向束縛被契約的那個人,對君子夜自己無效。

「啊!?」艾奇多娜臉色羞紅,支支吾吾的說到

「除了這個強欲魔女,其他的都不行。」

「那就給你十分鐘考慮,不要讓我等急了。不然的話我就不復活膩了。」說完,君子夜拿起了一本書,靜靜的看了起來。一副文藝少年的樣子。

君子夜其實只是挑倜一下艾奇多娜,並沒有真的想讓她當自己的人。

然而,君子夜千算萬算也沒算到自己隨口一句的調倜竟然爲自己多添了一個老婆。

君子夜始終沒有想到女人的腦洞到底有多大。

艾奇多娜整張小臉都變得通紅,她從來就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所以現在面對君子夜的調倜,這是她有點不知所措。

自己想要復活還要靠君子夜,至於羅茨瓦爾,e她現在也淪陷在了君子夜的懷中。

神龍連她身前都打不過,更何況是羅茨瓦爾。而且自己現在已經變成了類似於抑制力的存在,龍血更是不可能將她復活。

聽見君子夜的話,艾奇多娜臉紅撲撲的,心中一直有個聲音在告訴她沒什麼大不了的。

自己早起就希望君子夜可以復活自己,現在君子夜答應了復活自己,而且只是提一個要求而已,相對於復活來說真的是太輕太輕了。

摸著自己通紅的俏臉,艾奇多娜有些迷茫自己真的喜歡上了這個素未謀面的人了?她有這樣的表現,是不是意味著自己對君子夜產生了好感了呢?

看著君子夜靜靜看書的樣子,艾奇多娜竟然有些癡了,回過神來,被自己的癡迷有些驚訝,自己爲何會對君子夜看書的樣子癡迷呢?

。。

其實這一切都是艾奇多娜自己腦補出來的,隨著艾奇多娜的腦補,這坑越變越大,而艾奇多娜還想繼續往下跳。

所以,艾奇多娜這是自己把自己給攻略了。

。

看著沉默的艾奇多娜靈魂,君子夜表示這很正常。

艾奇多娜聽到自己這句話沒氣呼呼的走掉就已經很好了。

不過君子夜沒想到艾奇多娜竟然自己把自己攻略了。聽到這消息之後,君子夜不知是哭還是笑呢?

「既然你沒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君子夜最後調倜了一下艾奇多娜,就嚴肅的拿出一張黑色捲軸出來。

「這張捲軸就是靈魂契約捲軸,即便離開了這個世界它也能夠生效。如果你同意了這次的契約,我就立刻開始著手你的復活。」

艾奇多娜一聽,臉上冒出了黑線你確定這是契約捲軸,而不是賣身契?

簽了它,自己估計就是君子夜的了。

不過艾奇多娜沒有一絲抗拒,這更加讓艾奇多娜相信自己是喜歡這君子夜。

想到這裡,艾奇多娜一陣臉紅,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啊。

可是,不簽的話自己只能永遠保持著這樣的靈魂狀態,指不定哪天被一個專修靈魂法術的人給收去煉化了。

而且,自己也對君子夜有好感,自己簽了這契約,貌似也沒有什麼損失啊。

想了想,艾奇多娜對著君子夜說道

「這份契約我該如何簽定?」

聽到這句話,君子夜有些詫異。他原以爲艾奇多娜還會討價還價一波,甚至還會拒絕自己。

可他還真沒想到,自己就看這麼一會書的功夫她就同意了?

君子夜不知道,艾奇多娜獨自待在聖域裡君子夜時通過血液殘留的氣息找到聖域裡的。已經四百年了,她只能偶爾聽聞一些事情,然後自己腦補。

這不,艾奇多娜現在不已經腦補到自己暗戀君子夜的地步了嗎?

雖然不可思議,但情況確實如此。

「簽訂這份契約的方法很容易,你只需要默念『同意』就可以了。」君子夜打開了手中的契約捲軸,同時心裡讓系統將艾奇多娜定位另一方契約者。

「在心理默念同意?」艾奇多娜滿臉懵逼地聽著君子夜的回覆,這種契約方式她可是聞所未聞。

『我同意。』艾奇多娜在心裡默念道。

艾奇多娜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雖然沒什麼變化,但是她還是感受到了冥冥之中另一個人的存在。

那個人或許就是君子夜了吧。艾奇多娜心裡想到。

「那麼,現在就開始你的復活吧。」看著手中的契約化作灰燼,君子夜放下書,站起來活動了一下四肢,說道。

在艾奇多娜疑惑的目光下,君子夜先是叫了一個白絕(s兌換的一個1000積分)過來,接著把白絕塞在一堆灰中,然後將艾奇多娜的一滴血滴到了上面,接著雙手結印道

「禁術·穢土轉生之術(s從系統花了10000積分兌換的)!」被埋在灰里的白絕的樣子迅速變化成艾奇多娜的樣子,接著艾奇多娜的靈魂也隨之進入到了被擬造的身體裡。

接完穢土轉生的印之後,君子夜再次結印;

「外道·輪迴天生之術(兌換的10000積分)!」瞬間,君子夜體內的生命能量被抽走了很多,使君子夜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

而艾奇多娜的身體也變得與常人無異了。

「呼。。呼。。呼。。」施術完成的君子夜大口大口的傳奇,身子一軟,倒在了艾奇多娜的身上。順帶著將艾奇多娜給帶到去了

「子。。子夜。。子夜你快點起來啊!」艾奇多娜羞紅著臉,說著。

「讓我睡一會我太累了」君子夜迷迷糊糊說了兩句話,就睡著了。絲毫不給艾奇多娜半點說話的機會。

「我」艾奇多娜欲哭無淚,剛想推開君子夜,又想到君子夜時爲了復活她才暈倒的。這才沒有什麼動靜

此時,幾縷陽光從窗外照過來,照在艾奇多娜與君子夜身上,爲這對『情侶』鋪上一層金色的『被子』。

「艾奇多娜,醒醒。」醒來的君子夜發現了被自己壓在下面的艾奇多娜,短暫的思考過後君子夜也是知道了艾奇多娜是被自己疲勞過度時壓在身下的。

「唔~子夜你醒了?」艾奇多娜揉了揉眼睛,說道。

「是的,不過現在我要帶你去見一下羅茨瓦爾和貝蒂,她們可是很想你的。」

「好吧,見一見她們也可以。」

「那就走吧。」說著,拉著艾奇多娜的手向羅茨瓦爾的房間過去。

羅茨瓦爾房間外,

「羅茨瓦爾,你在嗎?」君子夜在門上敲了敲,問道。

「在哪~子夜~你找我有什麼事~」羅茨瓦爾奇特的聲調從門的另一側傳來,接著門被打開了。

「老師?!」映入羅茨瓦爾視線內的不是君子夜,是羅茨瓦爾日思夜想的老師。

「好久不見了,羅茨瓦爾。」艾奇多娜笑著說道。

「老師,這不是幻覺嗎?」羅茨瓦爾的聲音都顫抖起來了,緊緊握住艾奇多娜的手。

「你說呢?」艾奇多娜反問道。

在兩師徒敘舊的時候,君子夜打開了一扇門,是藏書閣,貝蒂正不爽的看著君子夜。

「人類,你跑到貝蒂這裡幹什麼?」貝蒂有些不悅地說道。

「你若是想見一下創造你的母親的話,就去羅茨瓦爾的房間吧。」撂下一句話,君子夜就走了。只留下滿臉複雜的貝蒂。

「母親羅茨瓦爾房間」貝蒂喃喃道,接著衝出藏書閣,朝羅茨瓦爾的房間奔去。

君子夜不喜歡這樣傷情的場面,走出了府邸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躺下。

。。我是夕陽西下的分界線

君子夜回到府邸,肚子餓了咕咕叫。

「」看著還在激動交流的師徒二人,君子夜搖了搖頭。他覺得這事還是去找雷姆好了,她也可以幫自己解決這件事。

「蕾姆,有件事請你幫一下。」這時,蕾姆剛好路過,君子夜眼睛一亮,化作風一般的男子,一瞬間就跑到蕾姆面前,下的蕾姆一跳。

「什麼問題,子夜大人?」蕾姆問道。

「我餓了,你能幫我做頓飯嗎?」君子夜說道。

「沒問題強欲魔女,子夜大人。」蕾姆乖巧的點了點頭。

「嗯,很乖。」說著,君子夜摸了摸雷姆的頭。

「唔。。子夜大人,會長不高的。」蕾姆羞紅著臉,扭扭捏捏的說道。

「呵呵,如果長不高的話,那就我來養著蕾姆吧。」君子夜說出了一句無異於表白的話。

「子夜大人會養我」蕾姆化身蒸汽姬,眼睛冒著圈圈,迷迷糊糊去廚房了。

。。我是夜暮降臨的分界線。

「還有七天就要去下一個世界。」君子夜天花板說道。說完後看到其他人回房間裡休息去了。

「我也去休息休息吧。」說著,君子夜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抱著萊月昂子睡著了。